坐了两年同桌,高考前几天才意识要分开了,忽然间发现我已喜欢上她,那种深深的喜欢,才明白我不能离开她。

我忍住了,没有在最不适合或许是最适合的时间表白。

大一异地,我在电话里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也算是表白吧。

没有想象中那么悲壮,有的只是一份淡淡的拒绝。

如今经七年了,喜欢了一秒,爱了七年。

——藏在网易云音乐里的故事《有没有人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