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童年阴影,这件事让我至今还耿耿于怀,提一次翻一次脸。

一个孩子,每年都攒下好多压岁钱,乖乖交给父母。

终于到了一年,父母没有再要压岁钱,而是把钱存在了存折里,然后把存折郑重地交给孩子——

“小宝儿,这钱就是你的了。你怎么花这笔钱,爸爸妈妈不干涉噢。从今以后你要学会自己掌握自己的钱财啦。”

于是孩子很开心,拿着存折,记着密码。在某一天去支了些钱出去,给自己买了手办,给同学买了零食,甚至给小区门口路边的乞丐施舍了好多。

然后在一个其乐融融的周末下午,孩子的父亲开玩笑去翻孩子的存折,突然发现了存折被支出去好多钱。

东窗事发。孩子的父母十分震惊。

孩子一脸无辜:你们已经把钱交给我了啊,自主权在我手上啊!我又没犯法,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父母一想,嗯,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就一笑置之了。

这个孩子就是我。

看到这,你肯定想说这他妈讲的是什么啊!跟题目不相符啊!文不对题啊!

别急,下面才是故事的开始。

我爹有一个同事w叔叔,他们关系非常好。

那个w叔叔最大的爱好是养鸽子。童年里每天早上都是鸽子的哨声叫我起床。雪白的鸽子一圈一圈来回盘旋,就是大院里最显眼的标志,跟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样。

这个w叔叔平时喜欢来个自驾游,带我们去附近的山林里掏鸟窝,挖山蘑。他还会吹口哨,教我用两个大拇指转笔……我所有好玩儿的技能都是跟他学的。

故事回到我花了自己存折里的钱后,我爹把这事当成酒后趣谈分享给这个w叔叔。“现在的小孩儿真有想法啊!你看我儿子都学会花钱了blablabla……”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传出去的话就变了味道。

第二天,我爹单位里共三百多人,都知道了,我是个“小偷”,偷了家里几千块钱。

于是我就莫名其妙成了一个劣迹斑斑的小孩。大人都在背后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学我,同龄孩子都对我避之不及。

甚至传到最后,我已经不止偷家里的钱,就连几年前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丢了饭票都跟我有关系。“啧啧啧,小孩子估计以前就是惯犯。”

最傻逼的是,我爹觉得这种舆论对我没什么影响。毕竟是“我的哥们酒后失言,才闹的满城风雨。”而他自己的儿子“长大了就忘了。”

我妈则不然,努力去跟人澄清,解释解释就越描越黑。“一定是确有其事,要不哪来的话头呢?”

而最大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个w叔叔。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去当一个长舌男。他不好意思地说自己酒后失言才说出去的。

就这样过了好多年。

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我也快忘了。

结果两年前我跟w叔叔的儿子打球的时候。他儿子说,他爹根本不是酒后失言。而是很嫉妒当时我爹先晋升职位。所以“恶心恶心你爸”。然后他拿着球就走了,走之前满不在乎的说,“哥你就也别告诉你爸了昂,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哦,想恶心恶心我爹?
只不过没想到,恶心的不是我爹,是我。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好哥们,其中一个先晋升,另一个心里愤懑不平,无意中听说他儿子的事情,就添油加醋传的满城风雨,就为了让他即使晋升也没那么开心。

就是没想到我爹根本没在意,倒是我有了童年阴影。

那几年,我不敢去走亲戚。
不敢抬头看窗外的鸽子。
看到盘旋的鸽子就想起那个叔叔。
听到别人吹口哨,头就痛。
看到别人悄声议论就以为是在说我。
去别人家做客,永远都是坐在客厅里,生怕别人以为我去别的屋子里当小偷。
去商场里买东西,明知道身上没有夹带,过检测仪的时候却还是提心吊胆。

这都什么人啊。

这他妈真是我自己活到现在,遇到过的最恶心的事了。

倾诉:小鲸泱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