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哥在家,我们家零食水果不断,不管价格高低都有,甚至经常浪费。

我哥去上大学后,我一个月都可能吃不到几个水果,蔬菜什么的也少的可怜,我竟然会缺少维生素到牙龈出血

我还是个高三狗,没见过我妈给我做什么补品,跟我美其名曰吃少一点减肥,对身体好。

我的衣物从来不会超过150块,我哥的,不是名牌我妈要担心会穿坏皮肤。

零花钱就不要想了,早餐一天五块钱都能跟我说太多了,吃两个馒头就好了,为什么这么对我?

因为我是二胎,生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哥以后有个人帮助,不会孤单,我三岁之前,没见过我妈来看我。

因为她跟我奶奶关系不好,她们俩关系不好,我奶奶也不可能对我多好,于是我衣服湿了不给换,现在我每到阴雨天气,季节更换,双腿就疼,隐隐作痛 ,疼不死,但是绝对不会好过。

就比如今天,我哥回他学校了,我跟我哥一起睡的房间带空调,不给开空调了,我哥在家可是一天都不会落下开空调。

我花400块买6.18打折衣服不行,只能买两百块,我哥买件680的外套,我妈也说不行,一分钱一分货,这个价格质量太差,至少要1000以上。

所以我哥欺负我她自然不会管,还要骂我蠢,打不过还打,比猪八戒还笨,人家猪八戒打不过都知道跑。

于是他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他跟我说,你妈都不公平对待你,凭什么我要公平对待你?

我头上被他用木棍打了后,一根刺扎进头皮,晚上躺下才发现,一根刺已经扎进去了,拔出来,有一厘米的血迹。

我那时候已经对这个所谓的妈妈死心了,什么都没说,没出事真是上天保佑了。

最可怕的一件事,我二年级,那时候我中秋节去了舅舅家办的厂里玩。

大人不在家,只有我,我舅舅的女儿,还有一个合伙人的儿子在那,吃饭桌上半瓶雪碧,我和表妹一直在房间看电视,大人回来后,一伙人在那聊天。

突然一个工人恼怒地说,谁喝了这瓶雪碧,喝了就喝了,干嘛还装回井水去。

于是开始盘问,自然都说没喝,这时候,我妈马上出来“大义灭亲”了,指着我说,就是你,肯定是你,为什么呢?

人家还跟我分析一波,初中没毕业的人,跟一个二年级的娃分析,因为他们两爸爸妈妈都在这,要喝问爸妈要直接就能买来喝,不需要偷喝,我不会给你买,你就偷喝,还想狡辩。

二话不说,就拿起根细条木棍打我,我当时听了她的话已经懵了,我觉得就算她对我再不好也不会帮着外人来欺负我,我人生中第一次呆了,面无表情,什么都听不见了,那一年,我9岁不到。

然后我在被打的时候,我表妹一旁看热闹,不帮我说话,什么都不说,那合伙人的儿子,心虚,不敢看我,走了。

于是我知道,就是他,这个人懦弱又胆小,什么事都不敢承认。她的妈妈还假惺惺的来劝我妈别打了。这些人啊,可真是恶心透顶。

什么事不顺心就拿衣架子打我一顿,天天如此,二年级老师看到了问我谁打的,老师打电话跟她说不要这样,后面才少一点了,那时候几乎身上全是痕。

我不知道一个二年级的人能做什么天天让她这样人家房东阿姨都纳闷,说我天天帮忙做事情,不哭不闹,认认真真写作业,写完作业还帮忙做家务,为什么要老打我

她说不上来我哪的不是,不好意思地回一句,他别到时候会顽皮,房东阿姨又问,那为什么不打要现在打呢?她哑口无言,没动手了。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想象一下,半夜里做噩梦被吓醒,梦里就是你的妈妈在不断打你,棍子,辫子,扇耳光…

二年级,半夜让我给她按腿按到23.30。然后第二天问什么,打你疼不疼,疼不疼你自己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现在试想一下,如果她现在去世了,我会不会哭?我觉得我哭不出来 ,这个人对我说过很多次,没让你饿死冻死,让你有书读,

六年级,我们开学摸底考试我考了全校第二,那时候学杂费还没有交,老师生气了,让我打电话给她,让她来学校,

她接了电话后,说你哥哥说你不写作业,这些书你不用买了,发的给你就行了,过完这一年就去工厂,还交什么学杂费啊,你还值得我去学校?

然后,放学后老师让我留在办公室,她打电话给她,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我成绩差,不学习,不要读了,混完这一年就算了,然后老师问我名字,看了成绩,说,你们家孩子第二名还成绩差不要读书了,那不是全班就第一名留下来,其他人都不要读书了啊?

然后她又哑口无言,第二天交了学杂费。

那个时候我哭了最后一次,为了这个生母,最后一次,以后不管她什么事,我都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当然了,人家也不稀罕我哭,嗯,如此甚好!,我对你的义务尽了,你还想要什么?你不配!你就是这个命!一字一句我都不会忘记,这个人确实是对我尽了这些“义务”

我的打算是,以后我也会尽我的“义务”,生活费我会给,该付的费用我会付,最后,丧葬费我会出我该出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