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到了可以和父亲举杯碰杯的年纪
这是一个可以直言不讳说爱的年纪
我欣然的接受这些不习惯
然后呢
我不知道穿上正装后是否还能看动画片
我不知道抽着烟是否还有小朋友跟我玩
人们总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不想成为人上人
可这世界疾苦没有一样放过我